爱等喋峰峰等等

霆峰党

你想给谁写信呢?

飞鱼你的礼物我收到啦!!!这个小精灵让我感觉到了在不远处的你,小精灵很可爱,你很温暖,我很喜欢你的礼物!!谢谢谢谢你!!ps:飞鱼的字和我想象的一样好看哦!!! @飛魚郵票

今天看到一个帅气的特勤小哥哥

关系不是很好,你看一起走都不说话😂😂😂


[霆峰] 身为一枚香奈儿戒指脱单是一种怎样的经历?

作为一个戒指真是太幸福了,我也想在峰峰家床头柜待一晚上啊

CWT老师:

     By Chanel Coco Crush


          精致款,菱格纹图案,白18K金


 


 


我与威廉的初次相识,是在巴黎秋冬季节一个犹如童话般充满阳光的明媚温暖的午后。


 


那天,他隔着橱窗的玻璃注意到了我,当然也还有与我同系列或者不同系列的许多兄弟。但后来大约是因为缘分,我最终成为了被他套上手指带走的那幸运一枚。


 


并且,也不知道那天是发生了什么的缘故,威廉后来常常会在洗漱完毕把我重新带回中指上时,亲昵地叫上一声“Lucky~”好像我是那些喜欢跟人类作伴的傻狗一样。


 


但其实,出身香奈儿世家的我,从本质上来说就与普通首饰非常不同——当一枚戒指有幸继承来自coco小姐的法兰西血统、同时又被赋予crush这样一个令人心动的名字之后,就很难不成为一个浑身上下每一毫克都散发着浪漫气息的白日梦想家了。


 


于是,在其他戒指终日纠结于未来主人是否会好好保养他,是否会每日佩戴他,或者惶惶于主人的后半生是否会因为发福而不再能套得进他、又是否会因为一时疏忽将高贵的他滑进便池之时,我,一枚浪漫主义梦想家戒指,早早便开始为一些更精神层面上的事情感到担忧了。


 


比如说,我的主人是否会为我配上同样名贵、或者至少是走在潮流尖端的服饰,又或者主人自身形象条件如何、脸是不是足够高级……当然当然,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是否能为我找到一枚独一无二的、与我从材质到灵魂都十分相契的另一半,使我能够与之共度一生——我想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没有哪枚戒指会不想找个伴儿吧?否则岂不是和分化了却要装b而不去标记omega的alpha一样,浪费设定??浪费伟大而浪漫的爱情???


 


由此在我成年礼的那一周(碰巧香奈儿家族举办了极为盛大的一场活动),我便默默对威廉进行了一场极为私人的观察考验。


 


事实证明这位来自东方的爱笑boy一点儿也没有让我感到失望!那些我之前提到的青春期的担忧烦恼,大部分完全是杞戒忧天不说,最最最最没想到的是,我的这位威廉朋友,原来早就已经有了一位感情稳定人见人爱肤白貌美又盘靓条顺的漂亮男朋友了!


 


第一次见到李先生——我想我已经不太能够想得起来那个确切的瞬间了——真的是,太他妈震撼了我的刻痕中至今都是一片空白,我想我的J12老兄当时秒针都停滞了有好几秒吧。


 


小李先森的眼睛很大,杏仁儿一样,再加上两道浓浓的小粗眉,一动起来就特别传神,这大概是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反正每次他一模仿表情包,我看威廉兄都萌得恨不得抱着他立刻到床上打两个滚。还有那巴掌大的小脸蛋儿,笑出嘴边边小猫弧的模样实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可!人!儿!卧槽,每回威廉哥一戴着我摸他,我都满心忍不住地在想:Mr.李,只要今天晚上能逗您高兴,我我我我、我愿意明天早上就被泡进王水里!


 


总之一句话,以我一颗戒指贫瘠的想象力是想不出来有谁会不喜欢他、不想亲亲他抱抱他揉揉他捏捏他、然后再据为己有的。


 


可最搞笑的一件事也恰恰就出现在这里:


 


经我观察,我的这位把这些别人做梦也干不了的事儿都干尽了的威廉老兄,居然张口闭口动不动就说,诶,我的那个兄弟,我的好兄弟……


 


兄……弟……


 


兄弟???什么兄弟???我的内心简直要咆哮了,你家兄弟跟你人前眉来眼去形影不离,人后撒娇发嗲亲亲抱抱,到了晚上还脱光了滚进一个被窝滴啊?


 


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Dear my William 锅,即使你在巡回的最后一场也要强行define你们的兄弟关系,作为大多数时间你的依赖对象——左手——的中指上长期佩戴的一枚戒指,在这里请容我吼一句:


 


去他妈的兄弟!!!你他妈这是爱情!!!


 


好了,有点离题,说回脱单这件事情上来。总之威廉哥呢,是肯定不用太愁脱单这个问题,可其实理论上讲,我倒不应当是对戒的设定,而威廉兄与我和谐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也似乎并没有寻思着要我找个对象,反而又去店里物色过好几个我的兄弟回来,这根手指也套一个,那根手指也套一个。


 


那段时间我的内心还是有一些小小的绝望的,要知道我的dream girl一直都是Tiffany那样活泼得像朵花儿一样的美国妞。但威廉兄把我最新款那个兄弟买回来那天正好又是个不知道什么重要的节。他站在柜台前看着柜姐打包,还一边不停地用手指来转我。我知道他每次一紧张或者想事情的时候就会忍不住转我,但那天他也紧张得有点过分了吧?把我转得晕头转向,云里雾里的,还要悄悄问我:“Lucky,里缩里这个兄弟,戴在峰峰手上合不合系……”


 


要不就是:“哎,Lucky,里缩峰峰……他到底会不会戴我的戒几……”


 


靠。听到他说要把一个跟我一样浑身菱形美纹的戒指送给小李先森那一瞬间,我就清醒了。


 


原来这货,一直都想给我搞骨科来的。


 


骨科就骨科吧。Tiffany girl的梦想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但他妈……


 


骨科搞上春晚又是怎么一回事啦!!!


 


我对这两位主子的搞事能力,已经只有“跪服”两个字可以表达了。


 


晚会结束后威廉兄与我跟着那只送出去的戒指一块儿去了李先生家吃年夜饭。


 


老实讲,其实今年威廉老兄破天荒没有要和家人一起过春节,我就隐隐约约已经有点预感了。毕竟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可是转着我信誓旦旦地说过:“Lucky,我的新年愿旺,就是明年要去峰峰家过年!”(附加一对闪亮亮的眼)


 


春晚的后台音乐很大声,特别吵吵,在我又是头晕脑胀地被威廉兄搓了一晚上之后,他似乎是解决了什么人生大事,整个人都特别地开心,还神经兮兮地亲了我好几下,说:“Lucky,从去年峰峰给我挑了你,到今天他收下我挑的戒几,一切都好顺利,you're so lucky!”


 


虽然我是一个热情的法兰西,在中国待久了,这种程度的热情我也有点承受不来了。Anyway,聪明如我自然是明白,从今天起,我就要跟我的那位稍细一圈的“兄弟”共度余生了!


 


再接下来就是一股热气腾腾的铜炉火锅香——您别看我不是Chinese,跟这两位待久了,这味儿我也是肥肠熟悉。不过我的威廉老兄一辣就流鼻涕,不好意思多吃,后半场一直在桌子底下偷偷抓着李先森的手。我那兄弟靠在我身上,还悄悄跟我耳语:“我看峰哥一定没吃爽。”


 


峰哥吃没吃爽,我也不知道啦,像我这样忠诚的戒几,只要积道我威廉锅很快就能吃个爽就够啦!耶 ^ ^ v


 


 


 


 


回答这个提问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在小李先森家的床头柜上躺了一晚上了。而我的“兄弟”兼对象现在正枕在我身上睡回笼觉。(因为昨天晚上床上那两位太闹腾,他没睡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滤镜关系,被小李先森戴过之后,他的身上好像多了一点奶奶的香味,让我觉得非常安心,似乎真的有点感受到过春节的幸福呢。


 


 


 


(最后的最后,我必须一定要再透露一件事情:


 


我想你们是不会知道我的兄弟威廉有多棒!呵呵!反正在我第一次躺在酒店的洗手台上,看他因为思念某人却见不到面而只能用手解决时,我顿时就乐得连光泽都亮了。作为一枚来自法兰西的大号儿戒指,我认为我有必要骄傲地纠正一个少不经事时的认知错误——


 


当初我能被威廉挑中,压根儿就不是因为什么缘分,而是因为——


 


尺寸


 


哈哈哈哈!我知道光靠想象你们是想不出来的啦,具体感想请垂询我的另一位主人小李先森吧>v<)


 


今天就说到这里咯,谢谢各位啦代表我威廉哥给大家拜个年!(毕竟他俩还没醒)


 


另外,既然都上了春晚也没必要匿了,附上照片,当年的我、春晚上的我以及我的对象😌 请仔细寻找哟




当年的我


 


 


春晚上的我






我的对象






谢邀!

今天去看电影只有我一个人,免费包场


【霆峰】蚂蚁先生

爱飞鱼啊!!

飛魚郵票:

 @爱等喋峰峰等等 不虐吧!









陈伟霆刚在桌上趴睡了一下,再起来,额头和脸颊上都带了痕迹,深红的几道印。李易峰瞥了眼陈伟霆,目光在他脸上的印子上多停留了几秒,可是没说什么。陈伟霆趴在桌上,抱着肩膀,抓了抓手臂:“我手好痒。”


“怎么会?”李易峰滑著手机,停了几秒,才继续说,“过敏了?”


陈伟霆摇了摇头:“好像又不是,是麻掉了——”他移动手臂,小声抽气:“噢——”


李易峰没放下手机,甚至没朝陈伟霆看一眼,只是低头对着手机萤幕,浅浅地笑了一下——是在笑他。李易峰是这样的,明明听着,却好似没在听;明明看着,却好似没在看。他现在,是最被李易峰当成空气的人。


陈伟霆缓缓按摩著手臂肌肉,揉了揉眼睛,盯着李易峰衣服上的一角:“喂。”


李易峰回道:“干嘛?”


陈伟霆撑着下巴问:“你是不是甜的啊?”


李易峰的双手顿了一下,陈伟霆见他的手指捏紧了手机,舔了下嘴唇,再转向他,微微地张开了嘴:“我⋯⋯”


陈伟霆指著他的衣服,抢先发话:“因为你身上有蚂蚁噢,你看,在那里爬⋯⋯”


李易峰和他对上视线,立刻又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哪里?”


陈伟霆抬手拍了拍李易峰身上的衣服:“是不是有人在这里吃东西吃掉了?我好像⋯⋯之前也有看到过蚂蚁。”


“你想说的是掉屑吧⋯⋯吃掉就吃掉了,吃掉就没了,谁吃东西不吃掉,不饿是吧,不饿才吃不掉。”李易峰碎碎念。


陈伟霆听着笑眯了眼,他手指按在桌上,又再笑了一会,才开口:“你刚才本来想要跟我说什么?”


李易峰看了看他:“什么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甜的?”


“哦。”


“你想说什么?”


“忘了。”


陈伟霆耸耸肩膀:“好吧,忘了就算了。”


李易峰又低下头,看手机,不看他,“嗯”了一声。




他常想,不用多,只要李易峰肯再给他一个眼神、一个字、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暗示,他便敢去吻他。陈伟霆挪动椅子,斜过身子,往李易峰的位置更贴近一些,小声地问:“你真的不要回答我吗?”


李易峰觑了他一眼,又一眼,再一眼,最后却只是说:“我不知道。”


陈伟霆长叹了一口气:“好吧,现在人太多,是不太好,但你晚一点可以问我。”


李易峰听不懂,困惑地看了看四周:“问你什么?你⋯⋯你这是在说什么?”


陈伟霆侧过脸,贴近李易峰的耳边,轻声道:“你可以问我你是不是甜的⋯⋯”他停顿了一下,“在我亲过你之后。”


陈伟霆慢慢地退回原位⋯⋯在他说完后,李易峰不给他眼神,也不吭声,把他当空气。但他要的不多,只要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暗示,就够他去吻他。而现在,只要李易峰一只泛红的右耳就够了。




晚一点,再晚一点,等没有人,他就可以吻他了。




FIN.



生日快乐啊!

永远幸福!